天氣:就算是暴風雨在我心中也是閃亮的 

咳,最近跑敕命跑到風雲變色、日月無光啊。
由於我開始解敕命的時機稍晚,所以現在必須以次數決勝,不能像之前有的只要解一次就可以拿到南美入港證。認命吧。(自我說服ING) 

不過也是有好事啦。 

上次在阿蓋阿黑鼎力協助下,去拜見了海雷丁大叔後全身而退,某方面來說是解了迪亞哥老爹跟巴大叔還有丁哥多年糾纏不清的...的...歷史。(笑) 

而後,迪亞哥回國向國王坦承了事情的來龍去脈,並請辭通商院的職務;而阿爾貝羅呢,他少爺對老爹的舉動很是擔心,而且做好拋開他的夢想去接掌薩摩爾安特商會的心理準備。但是,別傻了孩子,迪亞哥根本就沒打算現在交棒啊!XDD

 

由於迪亞哥辭掉通商院的職務,所以原本留在果阿的迦瑪又回國擔任這個工作。可是因為這樣,讓街頭的商人覺得很吐血。因為他們原本已經準備好要在里斯本賣胡椒,好好賺上一票,但是迦瑪回來後卻是向國王胡椒只能由王家公賣,整個就是必須眼睜睜的把利潤往外推......所以也有不少人希望迪亞哥回去擔任原職。

不過我想是不可能啦。

老爹大概後半生就只會跟他家商會還有海雷丁、巴大叔有牽扯。:P



而且老爹說話很實在XDDDD
頭腦清楚啊~你會長壽的~~~

也因為這樣,所以阿爾貝羅可以自由自在的航行至天涯海角了
我也不用再被拖下水,自由了...(淚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ucial 的頭像
lucial

靛藍色光譜

lucia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