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概從畢業之後,我漸漸的不願為了親戚的『關心』而回答一些你知我知敷衍應付的無聊廢話社交辭令。

彷彿黑道切口的你問我答模式,互相交換數種相似雷同、沒有意義(*註)的文字句型,一再重複輪迴磨滅我本就不多的耐性


*個人定義啦。基本上我實在不知道跟一個人一年講不到10句話,而這10句未滿裡頭有9成都是問你工作薪水如何到底有啥意義......


所以我後來就不想掩飾著說場面話了。

反正話不投機半句多,而且這些句子90%是找不到話講硬要我講點啥的感覺。另外我覺得錢啊~工作薪水~感情~~這都是個人隱私,要問當然可以回答,不過9成都是這種東西太ooxx了.....

而且最好笑的是,你的認真回答對方根本不會記住,這種話題講多了我覺得很累,一整個徒勞無功只有無力感。於是我後來採行說真話主義,走質地精純(笑),字數不多的路線;要踩就踩重點啊~~會痛一巴掌就夠了。


雖然親戚們仍舊不長記性,還是會將工作薪水感情等等的話題掛在嘴上當作談資,可是碰到我的真~心~回~話~~~大概我回個3句之後他們就差不多面部扭曲講不下去轉向其他無辜受害者。(聳肩)


ex一下好了,
像是某個任公職的親戚一直覺得公職很好很好很穩定啥的,就看到我總是會問

Q:為什麼不去考個公職啊?
A:對我來說浪費時間(我要強調一下句點)

親戚眉頭皺起來正想再講

A(追加):我、需、要、錢、啊(笑)

然後世界就安靜了(茶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ucial 的頭像
lucial

靛藍色光譜

lucia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